<i id="hp7ix"></i>

      <object id="hp7ix"><rp id="hp7ix"></rp></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石油危機來襲?聚焦油價四個關鍵問題

              高歌2022-03-12 09:54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高歌 宋笛 國際原油價格“瞬息萬變”,在剛剛過去的一周走勢頗為震蕩。

              3月7日,美國與其盟友討論禁止從俄羅斯進口原油,原油市場再度拉漲,WTI原油最高沖上130.5美元/桶大關,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沖上139.13美元/桶的高位。

              3月8日,受美國宣布禁止進口俄羅斯石油與天然氣資源的影響,國際油價大幅上漲,WTI原油收盤價報123.7美元,布倫特原油收盤價報127.98美元/桶。

              3月10日,俄羅斯承諾履行能源方面的合同義務,市場供應憂慮有所消退,加之投資者獲利回吐,原油收盤繼續走跌。WTI原油收盤下跌2.68美元,至106.02美元/桶。布倫特原油收盤下跌1.81美元,至109.33美元/桶。

              受地緣政治影響,國際油價持續走高,國際市場亦有擔憂“石油危機”或將來襲?未來國際原油價格走勢如何,漲跌情況會否同步傳導至國內,又將對上下游企業造成何種影響?中國此前簽訂的長期采購協議是否能將石油價格熨平?

              短暫沖高還是持續上漲?

              市場有關國際油價的走勢判斷存在分野,不管是短暫沖高還是持續上漲,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的人士都提供了相應的判斷支撐。

              3月10日,招金期貨有限公司投資咨詢部研究員高健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目前來看,前幾天(3月7日起)原油的急速沖高應該是暫時的,主要還是俄烏局勢升級,加速了原油的上漲。俄烏沖突帶來的油價水平,存有一定的被高估的成分,市場擔心沖突升級之后,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原油的進口禁令,會導致俄羅斯原油出口大幅下滑,從而導致原油嚴重供不應求。

              拋開俄烏局勢之外,高健認為原油的基本面還是比較強勢,供應仍然偏緊,庫存仍然是低水平。從一些高頻指標,比如原油月差、遠期曲線和裂解價差等,都能夠得到驗證。

              捷誠能源控股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師閆建濤則認為,如果時間周期再拉長一些去判斷,油價有可能還會持續上漲,他從季節性因素、市場周期、宏觀層面、美國汽油價格以及碳價格等角度作出分析。

              閆建濤對經濟觀察報記者分析稱,一般而言3至5月,油價漲、氣價跌;2020年10月,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周期啟動,及至2022年2月,油價走出了2014年、2020年雙暴跌的周期,政府和企業利用好大宗商品價格周期的有利時機,爭取抓住周期底部;2021年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推動了全球通貨膨脹,提高了能源消費成本。

              閆建濤進一步解釋,當能源開支占全球GDP的7%時,相當于油價150美元,消費快于經濟增速,超出消費者支付能力,之后往往意味著經濟下滑;美國汽油價格3.5美元/加侖是臨界點,目前汽油價格接近4.3美元,對應油價的水平是150至160美元/桶;碳成本逐漸納入大宗商品價格中,也推高了大宗商品價格。中國可參考50元/噸,歐洲30歐元/噸。油價未來250美元/桶都有可能。能源產品價格危機下,歐美國家認為是新能源投資不足所致,還會進一步減少傳統能源投資,而加大新能源投資。

              原油價格的歷史性上漲讓“石油危機”的陰影重現。

              受訪人士表示,目前還談不上石油危機,如果歐美聯合對俄羅斯原油進出口實施嚴厲制裁,就很有可能會爆發全球的石油危機,目前來看制裁僅僅局限于美英兩國,更多的歐洲國家并沒有采取類似的措施。所謂的石油危機,更多的指全球的原油供應突然出現大規模中斷,導致原油供應嚴重不足,例如1974年沙特斷供,引發全球石油危機。這一次還遠沒有到供應危機的程度。

              國內成品油最多能漲多少?

              92號汽油進入“8元時代”。

              3月3日,國家發改委消息顯示,根據近期國際市場油價變化情況,按照現行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自2022年3月3日24時起,國內汽、柴油價格每噸分別提高260元和255元。折升價92號汽油、95號汽油、0號柴油分別上調0.20、0.22、0.22元,國內多數地區92號汽油邁入“8元時代”。

              國內新一輪成品油價調整將于3月17日24時進行,根據國內多家機構的測算,國際原油價格仍有沖高預期,變化率幅度或進一步拉寬,預計新一輪零售價上調幅度依然較大。

              原油價格的上漲并不直接等于成品油價格上漲,中國有著一套成品油價格的形成機制,這一機制為成品油劃定了“地板價”和相對的“天花板價”。

              目前成品油的定價機制是基于國家發改委2016年頒布的《石油價格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中的相關規定,定價采用成本加成方式,以國際原油價格作為基礎,考慮流通中相關稅費、煉化成本及行業平均利潤加以確定。

              細則是,當國際原油價格低于40美元/桶時,以原油40美元/桶作為基礎價格,再加上正常利潤計算國內成品油的零售價格。此時國際原油價格介于40至80美元/桶之間時,按照正常加工利潤計算。當國際原油價格超過80美元/桶時,在基礎原油價格外,按照逐步縮減加工利潤的方式確定成品油價格。如果國際原油價格高于130美元/桶時,考慮到各方利益,政府給予石油公司財政補貼,以保持國內成品油價格不升或少升。

              成品油價格依據國際原油價格的變動每10個工作日調整一次,若調價的幅度少于50元/噸時,則不進行調整,累積到下次調價。

              有關國內成品油價格機制,學界的觀點認為,國內價格隨國際原油價格上升而上漲的速度和幅度,要大于國內汽油價格隨國際原油價格下降而下降的幅度,即“漲易跌難”。

              對此,閆建濤認為,目前國內成品油定價公式都是參考國際油價。目前定價機制很好地反映了國際市場變化,但對于煉油化工企業,油價不是越高越好。最好在55-75美元/桶之間。

              高健表示,國內成品油定價機制是掛靠國際油價,10個工作日做一次調整,也可以因為調整幅度太小而擱置不調。所以,國內成品油價格的變化,主要關注的是原油半個月左右的價格波動趨勢。下游化工品及其他產品的定價機制則主要是市場化定價,原油對下游化工品的影響主要是成本端的推動,但是成本能否順暢地傳導到化工品,也要看具體化工品市場的供需情況。如果供需情況比較差,成本也沒法有效傳導,會導致化工品利潤出現虧損。

              干預手段幾何?

              石油是工業的基礎,不論成品油抑或是相關化工品,都會極大地影響中下游企業利潤。以快遞業為例,快遞行業專家趙小敏和其團隊測算,如果原油價格維持在100美元/桶以上,計算上油價帶來的關聯成本上漲,對于快遞企業的利潤影響至少在3%-5%。

              國內的石油企業,大體可以分為上游的油服和勘探企業,中游的煉化企業,下游的加油站等。高健表示,原油價格上漲階段,對上游企業而言利好最明顯,其次是煉化企業。加油站通常來講利潤相對固定,除非在出現發改委調價觸及天花板價格,而不再跟隨國際油價上調,會導致加油站利潤明顯收縮??傊?,油價上漲對國內石油企業而言更多是利好,但原油價格突破100美元甚至更高之后,對中下游企業可能會產生負效應。

              在2016年形成并延續至今的成品油定價機制下,石油的價格始終在低位波動,曾在2016年和2020年兩次觸及“地板價”,但始終未觸及過天花板,從這個角度,此次石油上漲是目前定價機制第一次面臨“漲”的考驗。

              應對“漲”,成品油的定價體制中留有政策干預的路徑。

              2016年1月,國家發改委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完善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有關問題的通知》中提及了建立“油價調控風險準備金”,即當國際市場原油價格低于40美元調控下限時,成品油價格未調金額全部納入風險準備金,設立專項賬戶存儲,經國家批準后使用,其使用目的為:節能減排、提升油品質量及保障石油供應安全。

              2016年年底,財政部等部委印發的《油價調控風險準備金征收管理辦法》明確,風險準備金的繳納義務人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生產、委托加工和進口汽、柴油的成品油生產經營企業。當國際市場原油價格低于國家規定的成品油價格調控下限時,繳納義務人應按照汽油、柴油的銷售數量和規定的征收標準繳納風險準備金。

              按照這份管理辦法,風險準備金全額上繳中央國庫,納入一般公共預算管理,其作用在上述三條外增加了“應對國際油價大幅波動,實施保障措施的資金來源”一項。

              有關此前以及此輪風險準備金的繳納情況,中國石油管理層曾在2020年3月舉行的2019年年度業績公布電話會上表示,2016年國家發改委和財政部下發了一系列的文件,當年由于文件下發得較晚,對于中國境內股份公司的有些業績已經披露,2016年風險準備金由母公司代繳,2020年以來油價大幅下跌因此將上繳油價調控風險準備金,從謹慎性角度而言,公司不會將這部分計入收入,而是作為準備金入賬,公司正在與政府部分積極共同,爭取有利的政策。

              但就過往而言,由于準備金成立后并未曾觸及天花板,因此,準備金的使用方式尚不明確。

              2018年5月3日,財政部在官網披露了一份題為《加強油價調控風險準備金征收的幾點建議》,提出“ 建議進一步明確風險準備金繳納的會計處理方式,出臺稅前扣除和增值稅抵扣辦法。進一步明確國際原油價格高于‘天花板’價格時,是否對油企實施一定的補貼政策,實施保障措施的資金來源以及補貼是否需要繳納企業所得稅等具體政策”。“是否”一詞可見,至少到2018年政策方尚未形成明確的使用標準。

              有關這部分錢怎么收、怎么用?3月10日,一位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的相關企業人士稱,相較于利潤上繳,這部分準備金的規模有限,不管是上繳還是下發,對于企業的利潤影響也同樣較為有限。

              在財政政策外,上述石油管理辦法還留有一條政策路徑,即“當國內價格總水平出現顯著上漲或發生重大突發事件,以及國際市場油價異常波動等特殊情形需對成品油價格進行調控時,由國家發展改革委報請國務院同意后,可以暫停、延遲調價,或縮小調價幅度。”

              高健表示,石油價格上漲對產業的影響要分是買方還是賣方,油價上漲利好賣方,利空買方。原油價格的波動,主要影響石化相關行業,比如油服行業、煉化行業、加油站行業等。對于國內而言,能源價格在CPI中的權重并不高,所以,油價長期上漲多少會帶來一定的通脹壓力,但這種壓力比美國要弱。而且,是否會形成通脹壓力,也要看國家進口原油成本是否可控,當然國家也可以通過拋儲等方式來平抑油價上漲帶來的壓力。

              長期合同有什么作用?

              在3月7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連維良表示,近期俄烏沖突升級,對全球能源市場帶來沖擊,國際原油、天然氣價格進一步攀升。由于中國原油、天然氣外采比例較高,會受到影響,進口成本客觀上會有所抬升。但總體上看影響是可控的。這是因為,中國一方面是能源消費大國,同時也是能源生產大國,因此能源供應總體是有保障的。中國原油、天然氣進口來源已經多元化,而且長期合同占比很高,只要各方按合同履約,進口能夠保持總體穩定。

              連維良的回答顯示了原油大漲背景下,中國能源保障的兩條路徑,一條是穩住國內能源,特別是煤炭,“煤價穩則電價穩,能源價格的‘基本盤’就穩;另一條,在對原油、天然氣方面,則要依靠多元化的長期合同。

              在原油暴漲的前提下,長期合同能發揮應有的作用嗎?國際關系會否影響我們的能源采購價格?

              高健表示,目前國內原油的采購模式主要是長協和點價,民營煉廠多以點價為主。長期采購協議對油價的波動基本不會產生影響,因為采購量大體是確定的,量上來說不會有很大的波動。與俄羅斯關系的好壞,對原油的采購價格影響并不好量化。因為國內進口俄羅斯原油既有長協也有點價,長協定價基準并不公開,所以,不太好判斷進口成本高低。點價的話,基本是隨行就市,點價成本基本跟隨油價波動。通常來講,低油價時期大規模點價,是可以帶來很大的成本優勢,高油價時期成本優勢不明顯。

              2009年2月,經過近十五年的談判,中俄原油合作取得實質性進展,雙方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俄羅斯聯邦政府能源談判機制會談紀要》,協議內容涵蓋中俄原油管道修建、長期原油貿易、貸款等一攬子合作項目。根據協議,從2011年1月1日起,在未來20年內,俄羅斯每年通過管道向中國供應1500萬噸原油。

              2013年6月,中俄兩國簽署原油長期增供協議,合作協議達25年,供應總量為3.65億噸,中國進口俄羅斯原油合同量達到4610萬噸/年。具體來看,俄羅斯在先前中俄原油管道1500萬噸/年輸油量的基礎上逐年向中國增供原油,到2018年達到3000萬噸/年,增供合同期25年,可延長5年;于2014年1月1日開始通過中哈原油管道每年增供原油700萬噸,合同期5年,可延長5年;同時,在中俄合資天津煉廠建成投運后,每年向其供應910萬噸原油。

              上述石油企業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管輸進口長協的模式大體是,修建管道、簽訂合同時的油價與實時結算時油價的加權平均數,基本上是50:50。從現在的時點看,跟俄羅斯簽訂的長協需要往10年前回溯,彼時的油價水平就比較高了,相當于我們始終在以較高的價格進口原油。從供需基本面上,原油沒有出現供需失衡的情況。從成本角度看,舉例而言,長協價格中有50%權重是100美元每桶(基準油價參照2007年至2012年的均價),即便漲到140美元/桶,對于石油企業而言成本波動并不大,但是產品價格可以跟國際原油價格漲跌進行調整,消費者的出行成本將會提高,直接的體現就是多數地區成品油價格邁進“8元時代”。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與環保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能源、工業相關話題,線索請聯系:gaoge@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