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hp7ix"></i>

      <object id="hp7ix"><rp id="hp7ix"></rp></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經觀頭條 | 全國碳市場“初體驗”:履約期效應明顯,期待碳配額價值體現更多

              高歌2022-01-21 22:11

              (制圖:肖利亞)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高歌 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以下簡稱“全國碳市場”)在多方關注之下走完了上線之后的首個履約周期。

              復盤首個履約期的得與失,來自微觀層面的企業感受頗為真切。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的多位人士的觀感趨同,即便企業對于這一全新的市場感到較為陌生和緊張,但總體而言,“政策清晰”“組織有序”,加之首期的配額盈余狀況較好,大部分重點排放單位都順利過關。

              根據生態環境部的統計,2021年12月31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第一個履約周期順利結束,周期內共納入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2162家,年覆蓋溫室氣體排放量約45億噸二氧化碳。自2021年7月16日正式啟動上線交易至12月31日,全國碳市場累計運行114個交易日,碳排放配額累計成交量1.79億噸,累計成交額76.61億元。按履約量計,履約完成率為99.5%。12月31日收盤價54.22元/噸,較7月16日首日開盤價上漲13%。

              在受訪人士看來,醞釀許久邁出了第一步的全國碳市場,還有著尚待補齊的短板:全國碳市場頂層設計《碳排放權交易管理暫行條例》尚未出臺;配額發放標準與碳排放核算和核查規范仍需修訂;CCER(China Certified Emission Reduction,中國核證自愿減排量)有待重新啟動。

              在完成全國碳市場的初體驗后,參與其中的企業對這一啟動不久的市場顯然有更多的期待。通過集納梳理多家首批納管企業的建議可以發現,他們會希望未來對于碳排放的數據質量控制能夠更加科學合理;也希望參與其中的主體不僅僅是現有的納管企業,應更加多元;未來的碳市場能具備一定的投資價值;隨著CCER重啟,全國自愿減排市場能夠得以建立,與全國碳市場形成聯動;全國碳市場與綠電綠證市場、清潔能源消納機制的融合對接。

              在2022年1月8日的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會議上,生態環境部提出要在2022年“做好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第二個履約周期管理,健全碳排放數據質量管理長效機制”。

              由于第二個履約期還要看國家政策的制定方向和出臺時間,完成了首個履約期的企業也并沒有閑下來,在歸納和總結經驗之中,正期待和這一市場的共同成長。

              走完首個履約周期

              魏子杰和其團隊完整參與了全國碳市場首個履約周期的全過程,他是國家能源集團龍源(北京)碳資產管理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

              國家能源集團既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生產企業、最大的火力發電企業、最大的風力發電企業,也是最大的煤制油、煤化工企業。對于這樣的企業,要談低碳轉型,在提升新能源資產比例的同時,做好碳資產的管理工作同樣重要,在碳市場交易的配額規模不斷收縮的預期下,碳資產就代表著實打實的“真金白銀”。

              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魏子杰和團隊都非常忙,會一開就是一整天。2021年10月26日,生態環境部發布《關于做好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第一個履約周期碳排放配額清繳工作的通知》,宣告著第一個履約周期的相關工作的開啟。也是從這個月起,工作節奏變得更加緊張。

              2022年1月20日,他對經濟觀察報記者回憶,“工作節奏從去年10月起就很緊張了,集團的電廠數量多,每個同事都要聯系十余家企業,每天都在和電廠、交易所、主管部門溝通,聯系企業準備采購資金,解答企業問題,加班到晚上9、10點都是常事,直到完成履約。”

              而針對企業的履約的準備工作開啟得更早,距離全國碳市場的正式上線一個多月前,大概從2021年6月份即開始著手準備,前期的基礎準備工作十分龐雜,魏子杰的團隊先后協助集團內企業進行賬戶開立、綁定、激活等等;10月開始著手制定交易策略及企業資金計劃;11月,他們一方面落實各電廠2019-2020年的排放量和配額量,另一方面協助缺口企業開立CCER的賬戶,制定CCER抵銷的交易策略;11月底,再根據各省下發的履約通知書,正式啟動配額的交易工作,同時協助有條件的企業完成CCER交易。

              按照生態環境部此前發布的要求,各地生態環境局需督促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盡早完成全國碳市場第一個履約周期配額清繳,確保2021年12月15日17點前本行政區域95%的重點排放單位完成履約,12月31日17點前全部重點排放單位完成履約。

              在個別企業資金調撥遲緩的制約環境下,魏子杰的團隊最終提前10天完成集團所屬全部火電企業的清繳履約工作。

              階段性的工作完成后,魏子杰并沒能閑下來,目前主要在做的事情是總結第一個履約周期的工作,同時已經開始為集團所屬火電企業進行2021年度的碳排放數據核算,開展數據質量檢查,并配合生態環境部的監督幫扶工作。

              魏子杰說:“經驗總結工作正在進行中,第二個履約期還要看國家政策的制定方向和出臺時間,提前做好交易準備,方案優化的方向是以最大程度降低企業履約成本。”

              在他們的計劃表中,下一步將嚴格把控企業碳排放數據質量關,落實元素碳含量實測工作;履約策略要更具前瞻性,提前制定控排企業交易履約計劃,做好市場研判工作;豐富交易策略,更大范圍地使用CCER抵銷機制,發揮集團新能源項目開發優勢,廣泛開展配額和CCER置換,適時儲備低價配額;充分利用碳金融工具,盤活企業賬面碳資產,最大限度降低企業履約成本。

              復盤“得與失”

              大型企業一般會通過旗下的碳資產管理公司對整體的碳資產進行統一的管理,由這家公司統一負責集團內控排企業賬戶開立、交易、履約清繳等全流程工作。

              協鑫能科也是如此,其下屬15家電廠納入2019-2020年碳配額清繳履約名單。

              協鑫綜合能源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牛曙斌對經濟觀察報大致總結了過去半年所經歷的工作階段:首先是組織核對2019-2020年度碳排放、碳配額數據,確保數據準確;其次是健全細化內部碳排放管理制度,規范內部碳排放監測、數據收集報送、碳配額履約流程;最后是傳達并解讀履約通知,組織各企業集中學習碳配額履約政策,并組織及時履約。

              即便是同一集團旗下的企業,配額的盈余差異迥異。牛曙斌表示,影響配額盈缺因素較多,主要原因是各機組能效存在差異,能效主要跟機組類型、機組參數、設備投運年限等有關;另外,各地區電廠熱用戶市場、上網發電量,所使用的燃料也存在差異,影響了機組能效,導致配額盈缺的不同。

              因此,過程中,平衡企業間的配額盈余是重點。牛曙斌說,在明確各電廠實際配額的盈缺之后,需要逐一去確定各自的履約方案。對于集團公司而言就會具有配額資源的優勢,便于根據各電廠配額情況,進行內部結構化調整。過程中也需要把握碳配額及CCER市場行情變化,選擇合理時間節點完成碳交易及碳配額履約。

              魏子杰說:“如果在國家設立的基準值以下就會有盈余,超過基準值就會有缺口。部分電廠沒有落實元素碳實測工作,核算時使用了高限值,排放量被高估了20%左右,損失很大。”

              第一個履約周期,國家能源集團旗下不到一半的電廠參與了碳交易,主要在配額缺口和盈余企業之間開展。“各廠的差異不小,缺口最大的企業要采購上百萬噸配額,最小的企業只需采購不到500噸”。

              魏子杰的經驗是,通過內部交易完成履約,同時使用集團內CCER替代部分配額履約。按照集團制定的碳交易管理辦法及交易原則,結合企業配額盈缺情況,綜合考慮企業所屬的二級單位意見,完成交易匹配。對于缺口較大的企業分多次進行交易,降低資金壓力。

              需要注意到,這些CCER都是2017年以前的存量。國家發改委于2017年3月宣布暫停有關CCER的審批,目前仍未重啟新的審批。CCER被認為是碳市場的補充機制。

              “履約期效應”明顯

              由于全國碳市場還處于起步階段,目前只納入了電力行業,且只有控排企業能夠參與交易。魏子杰觀察到,全國碳市場所具有的履約期效應明顯,而在非履約期交易的活躍度較差。

              從2021年7月16日開市至12月31日首個履約期完成,全國碳市場的談價格從最初高于市場預期的48元/噸的起步價格,一度跌至38.5元/噸,后又隨著履約期的臨近,成交量和成交總額雙雙走高,曾在12月30日達到62.26元/噸的高位。

              有關碳價的水平,來自跨國公司的觀點是,目前中國碳市場并未真正體現出碳價的價值所在,從而也未能進一步體現出包括新能源在內的投資回報。

              而拋開新能源投資不談,僅以天然氣和煤炭做比較,目前的價格水平也完全不能使天然氣的環境效益實現完全的內部化。據中石化經研院的測算,假設煤炭價格800元/噸,天然氣價格為3元/方,要實現終端用氣和用煤的等價,需要碳價升高到1150元/噸的水平。

              在中創碳投分析師林立身認為,目前的碳價相對國際市場上,如歐盟70歐元/噸左右的價格水平相距甚遠。但作為一個剛起步的市場,這樣的價格水平相對適中。從碳價形成機制看,目前仍非常的初步,尚未建成較為活躍的交易市場,碳價還未能以較為市場化的方式顯示配額的供需情況,更難將企業的減排成本傳導過來。

              為何沒有形成活躍的交易市場?林立身認為,原因或許在于目前的市場容量還不夠大,若要將碳的真正價值發揮出來,需要引入更多的機構,如碳資產管理公司,此后也需要引入碳期貨產品。

              從買賣雙方的意愿來看,林立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買方如果有缺口,在如期履約的壓力之下,一定是有較強的購買意愿的。但是賣方則多會出現惜售的心態,這并不意味著對碳交易失去興趣,而是基于一種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因為現在并不知道明后年是否會出現缺口。

              這就涉及配額的總量設定和分配方法,即將進入第二個履約期,2021年排放基準線至今還沒確定。林立身表示,目前更需要的是一個長期穩定、可預期的分配方法。目前全國碳市場的情況是,基準線每個履約期一制定。因此企業很難去安排一個長期的減排計劃,也不利于市場去形成長期的價格信號,由于全國碳市場剛剛起步,因此需要一步步形成更科學的配額分配方法。“國際市場的經驗是分階段制定配額的分配方法,比如每5年制定一次配額分配方法,這樣有助于引導企業去做長期的減排行為。”林立身說。

              下一步怎么走?

              微觀與宏觀之間的聯動帶來的啟示更具價值,對于全國碳市場的下一步,經過了首個履約期的實踐,企業提出了相應的建議。“碳排放數據的準確性是碳市場的生命線。”魏子杰很認同這樣的比喻。目前生態環境部在全國開展數據幫扶,2021年的核算指南也在修訂中。他期待未來對于碳排放的數據質量控制能夠更加科學合理,加強監管,強化排放主體責任,為全國碳市場打好數據基礎。

              全國碳市場還處于起步階段,目前只納入了電力行業,且只有控排企業能夠參與交易。因此企業側也期待未來能夠納入更多行業、機構,并且納入更多市場主體和交易方式,增加活躍度,更好地發揮市場機制和價格發現功能在節能減排中的作用。

              魏子杰表示:“參與交易的控排企業主要以履約為目的,我們也期待未來的碳市場能具備一定的投資價值,在促進企業減排的基礎上服務更多參與主體的需求。”

              牛曙斌也建議,全國碳市場交易體系能進一步完善,增加交易品種,使碳交易方式多樣化,增加各參與主體碳交易、碳金融結構化組合選擇;進一步擴大碳市場參與主體,擴大全國碳市場覆蓋行業范圍。他還表示,建議完善燃氣機組類型劃分,使燃氣機組跟燃煤機組一樣,按機組大小及類型,劃分不同的配額基準值,充分發揮碳市場環境價值發現功能。

              碳資產管理對于企業的轉型,乃至生存,都是非常關鍵的因素。從試點碳市場到全國碳市場,大型能源集團碳排放管理意識逐步提高,在試點市場,一些能效高的火電機組每年會盈余一些配額,對能效低、煤耗高的機組,還要付出一定的碳資產成本支出。企業亟需內化這部分成本。

              “配額價格高企,以煤電為主體的能源企業,尤其是配額缺口企業,將承擔很大壓力,一方面推高企業經營成本形成壓力,另一方面還有來自履行社會責任的壓力,比如一些北方的火電企業,有的供電排放強度高,碳市場要付出成本,但是對于當地保供、保經濟增長,還要必須要發電、供熱,這種情況下怎么辦?不是一關了之,用碳市場的最后一根稻草壓垮企業,而是要根據市場發展形勢、調整能源結構、優化經營策略,做到先立后破。”魏子杰說。

              CCER開發能夠盡快重啟,早日建成全國自愿減排市場,與全國碳市場形成聯動,或許是上述問題的解決方式之一。

              根據生態環境部此前的表述,CCER已成為國際民航組織認定的六種合格的碳減排機制之一。生態環境部將推動CCER發展成為全國碳市場的抵消機制。

              在《關于做好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第一個履約周期碳排放配額清繳工作的通知》中,明確全國碳市場第一個履約期,控排企業可使用CCER抵銷碳排放配額清繳,抵消其排放量的比例不超過5%。有關下一個履約期如何,目前仍沒有明確的通知,但對于存量的消化被認為這一市場或將迎來大的改變。

              有關CCER的重啟,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董事長賴曉明此前表示:“目前國家正在積極籌備重新啟動CCER項目的備案和減排量的簽發,全國CCER市場有望于明年(2022年)重啟。”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與環保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能源、工業相關話題,線索請聯系:gaoge@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