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hp7ix"></i>

      <object id="hp7ix"><rp id="hp7ix"></rp></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稀土專家高風平:資源型企業要做好自身環境污染治理,中下游企業要以技術研發幫資源型城市進行增量轉型

              李靖恒2022-01-21 19:06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靖恒 “有事沒事,加點稀土”。內蒙古科技大學教授、稀土專家高風平在接受采訪時告訴記者,稀土行業的專家喜歡說這句話。有時候不管什么材料,稍微加一點稀土,材料的性能馬上就變得不一樣了。比如普通的鋼鐵,只要加一點稀土,硬度、柔韌性、抗熱等能力就會明顯改變。

              2021年12月22日,經過國務院批準,中國稀土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以下簡稱“中國稀土集團”),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占這家新央企31.21%的股份。中國鋁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鋁業”)、贛州稀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贛州稀土”)、中國五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五礦”)分別都占有20.33%的股份。

              高風平認為,成立中國稀土集團是因為之前六大稀土集團整合的效果不及預期,而且前期稀土開采帶來的環境污染問題也一直沒能得到很好解決。中國稀土集團將承擔起治理稀土開采帶來的污染責任。其中,中國五礦將會在環境治理上發揮更多作用。

              中國五礦子公司五礦稀土(000831.SZ)董秘辦相關人士告訴記者,重組之后,公司實際控制人將由中國五礦變更為中國稀土集團,不過上市公司目前的日常運營沒有受到重組影響。

              除了中國鋁業、贛州稀土和中國五礦之外,有研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鋼研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也分別占有中國稀土集團3.9%的股份。高風平表示:“雖然占股比較少,但這兩家企業不一定是‘配角’,他們下屬的應用型企業非常多,稀土應用方面做的很成功。所以我覺得中國稀土集團中會有產業鏈的分工,有些是資源方面的開發,有些是應用型的。”

              從去年6月份到今年年初,稀土的價格一直在上漲。去年11月份,市場認為稀土價格已經重回歷史高位。高風平表示,稀土價格的適度上漲有利于產業鏈、價值鏈的合理分配。同時,上游原材料的上漲也會淘汰下游不具有技術競爭力的企業。

              高風平還對記者表示,目前的資源型城市面臨著轉型的問題,61%的市級資源型城市人口都在下降。比如,包頭市作為稀土之都,近年也面臨著年輕人才流失等問題。除了要資源保護、治理環境之外,資源型企業也需要幫助所在城市進行產業轉型。

              工業原材料受到更多重視

              稀土是重要的工業原料,包括鑭、鈰、鐠、釹等17鐘元素,屬于有色金屬中的一類。近段時間,國內對于工業原材料供應鏈的重視程度有所提升。2021年12月29日,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部、自然資源部聯合發布了《“十四五”原材料工業發展規劃》(以下稱《規劃》)。高風平對記者表示,這個規劃具有歷史意義,因為它首次把石化、鋼鐵、有色金屬、建材等合并成原材料工業,而且是多部委聯合制定的。

              《規劃》提出:“原材料工業保障和引領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能力明顯增強,增加值增速保持合理水平,在制造業中比重基本穩定;新材料產業規模持續提升,占原材料工業比重明顯提高,初步形成更高質量、更好效益、更優布局,更加綠色、更為安全的產業發展格局。”

              高風平認為,成立中國稀土集團有多方面的因素。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現階段六大稀土集團的整合情況不太好。這六大集團之間還是存在一些惡性競爭的問題,包括進出口稀土價格,以及對礦山資源的爭奪。而且,很多非法冶煉、非法銷售的問題監管起來有一定難度。

              早期,國內稀土行業存在著比較嚴重的開采亂象。為了更好地管理稀土的開采和冶煉分離,在經過一系列整合后,國內成立了六大稀土集團。每年,工信部和自然資源部會分批下發當年的稀土開采、冶煉分離總量控制指標,指標全部分給六大稀土集團。六大集團包括中國稀有稀土股份有限公司、五礦稀土集團有限公司、北方稀土(600111.SH)、廈門鎢業 (600549.SH)、中國南方稀土集團有限公司、廣東稀土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據高風平介紹,在六大稀土集團成立之后,稀土行業在2018年還是出現過“失控”的狀況,2019年工信部聯合包括公安部在內的12個部委聯合發文進行查處。在2021年初,工信部出臺了《稀土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該條例在7月份在被國務院列入立法工作計劃。

              根據近年來公布的稀土開采指標,2017年是10.5萬噸,2018年是12萬噸,2019年13.2萬噸,2020年14萬噸,去年16.8萬噸,今年的指標目前還沒有公布。高風平表示,2018年一些企業甚至挖舊礦渣,越界開采,開采冶煉分離,執行得很不好,所以才有后來多部委的聯合徹查。在這個背景下,2020年和2021年主要大集團在執行指標上還是能夠符合標準的。

              12月20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業司副司長常國武在第十三屆中國包頭稀土產業論壇上表示要“適度有序投放稀土探礦權和采礦權,加大對白云鄂博礦和中重稀土資源地的勘察力度,摸清資源儲量家底。”高風平向記者介紹,根據包鋼集團的勘探,白云鄂博礦不僅有輕稀土,中重稀土的比例也非??捎^。內蒙古科技大學也有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綜合利用白云鄂博礦。除了稀土外,白云鄂博伴生礦還有鐵、鈮、釷、錳等多種礦產資源。礦山要綜合利用,但必須堅持保護性開發。

              資源型企業的環境治理

              高風平認為,成立中國稀土集團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稀土開采的環境問題依然沒有處理好,尤其是贛州離子型稀土礦開采帶來的污染問題。之前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問題整改工作領導小組進駐江西,還發布了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警示片。污染治理不但包括已經產生的存量污染,還包括現在生產中不斷產生的新污染。南方的離子型稀土在生產過程中特別容易產生水土污染。

              離子型稀土是稀土元素以離子形式吸附在礦物上,國內江西、廣東等地的稀土主要就是離子型稀土。稀土分為輕稀土和中重稀土,國內南方地區主要出產的主要是離子型的中重稀土。

              根據2021年的稀土開采、冶煉分離指標,組成中國稀土集團的三家主要公司(中國鋁業、贛州稀土以及中國五礦)一共擁有國內約68.4%的中重型稀土產品的開采指標,以及32.6%的輕稀土開采指標。因此,市場普遍認為中國稀土集團整合的主要目標是保護南方地區的中重稀土資源。

              高風平認為,雖然中國鋁業、贛州稀土和中國五礦都在中國稀土集團里占有20.33%的股份,但這三家企業在新央企中的重要性可能并不完全相同。中國五礦將會在資源保護和環境治理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

              “國務院對中國五礦做的環境治理整改還是比較認可的。根據去年11月份的公示,在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中國五礦開出的48項整改任務中,中國五礦已經完成了41項,其余7項正在加快推進中,生態環境部表示:‘企業生態環境面貌明顯改善,生態環保治理與推進高質量發展協同效益顯現’。” 高風平表示。

              五礦稀土集團有限公司是中國五礦的子公司,而五礦稀土是五礦稀土集團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12月22日,五礦稀土發布公告表示,中國五礦所持有的五礦稀土和五礦稀土集團有限公司的股權整體劃入中國稀土集團。本次重組之后,公司控股股東仍為五礦稀土集團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將由中國五礦變更為中國稀土集團。

              上述五礦稀土人士告訴記者,公司目前還沒有自己進行稀土采礦,而是從母公司五礦稀土集團有限公司以及其他渠道外購稀土原料,然后進行分離加工,生產出高純度的稀土氧化物等產品。不過,公司擁有圣功寨稀土和肥田稀土兩處礦探礦權42%的股權,目前正在辦理“探轉采”的工作。

              五礦稀土在去年半年報中表示:“公司整體節能環保水平持續處于優秀行列。生產企業廢水中化學需氧量、氨氮含量以及其他污染物排放指標均得到了良好控制,較好的達到了國家生態環境部《稀土工業污染排放標準》的控制要求。”

              “現在資源型的企業在開發過程當中,必須要完成綠色治理的工作,中國稀土集團應該要在環境治理方面承擔起重大的責任。以贛州來說,中國稀土集團要從贛州稀土手中接過這份責任,要履行礦山污染治理任務。”高風平表示。

              高風平還向記者表示,本次重組后,廈門鎢業、廣晟稀土等,其生產重稀土占市場份額約三分之一,在一定程度內,市場還會發揮重要作用。

              產業鏈利益重新分配

              去年下半年以來,稀土產品的價格持續上漲。根據稀土行業協會公布的數據,稀土價格指數從2021年6月25日的低點200.9一直漲到了2022年1月17日的364.5。事實上,相關市場人士在去年11月就表示,稀土價格已經接近歷史高位。

              根據北方稀土公布的輕稀土掛牌價格,輕稀土價格去年下半年一直在上漲,直到近日公布的1月份價格才開始和上個月持平。同樣,南方稀土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公布的中重稀土掛牌價格在近半年也都有所上漲,近期公布的1月份的中重稀土產品部分比去年十二月份高,部分價格持平。

              高風平向記者介紹,氧化鐠釹的價格漲幅尤其大,2020年大概是每噸30萬元,2021年底漲到了將近100萬元。鐠釹磁性材料的應用場景比較廣,尤其在新能源領域。每一噸稀土中,鐠釹元素大概也只占到了六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比例。

              高風平進一步介紹,稀土資源的定價還是市場化的因素比較多,《新材料“十四五”規劃》也提出市場主導為原則。去年一年國內稀土價格和國際的價格兩個市場都在上漲。比如以去年11月份的數據來看,稀土出口的量增加95.7%,出口金額增長率是168%。事實上去年不僅僅是稀土,其他它大宗商品(包括煤炭、鋼鐵等)的漲幅也比較大。

              “一方面,要看到稀土原材料短期內大幅度的漲價確實會對產業鏈下游帶來影響。因為這兩年我們非常強調培育自己的產業鏈,漲價確實會對下游企業帶來沖擊。但是,稀土適度的漲價也會帶來兩個積極作用。”高風平表示。

              首先,漲價可能會淘汰一些技術含量不高的稀土加工型企業。這些初級新材料企業的附加值不高,甚至有一些以新材料為名義間接賣資源。稀土漲價就會給這些所謂的“高科技新材料”企業帶來比較大的沖擊。高質量發展必須提高新材料產業結構合理化水平。第二,資源型企業目前面臨著比較大的環境治理責任,治理的成本還是非常高的,企業生產逐漸考量環境治理成本。

              如果產業鏈的分配比例對上游資源企業非常不利的話,前端的資源型企業是無法拿出錢來治理環境的。“我們希望資源有合理的定價。環境治理不能完全用國家的轉移支付,因為這是非常大的一筆資金。”高風平說。贛州稀土礦山治理費用,工信部曾估計在380億,如果資源端價格持續走低,事實說明企業沒能落實礦山環境治理。

              在稀土產品漲價的背景下,相關企業去年的利潤也大幅提升。比如,根據北方稀土1月14日公布的2021年度業績預增公告,預計2021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增加 488.58%到 507.79%。

              高風平認為,稀土的下游應用范圍非常廣泛,經濟價值很大,尤其是現在應用于新能源汽車和風電中的電機。以前的產業鏈分配定律認為產業的上中下游價值分配的比例是1:10:100。但是現實不可能完全按照這個比例分配,否則上游將沒有足夠的資金進行環境治理。比如,假設一輛新能源汽車的電機價值是100的話,那么隨著現在上游稀土資源價格的上漲,可能上游就會分到5或者更多。這實際上也是產業鏈、價值鏈的重新分配。合理分配有利于全產業鏈的健康發展。

              高風平還認為,這也可能是長期的一個市場格局:資源企業必須嚴格做好環境治理,守住底線,中下游企業就必須做好技術研發,高端化發展。中下游的企業如果技術附加值比較高的話,他們的生存能力就會更好一些。

              “上游我們對礦石和礦山要有一定的儲備。尤其是國內的一些冶煉工廠,不能完全依賴于進口的礦資源,搞“大進大出”,由于疫情或者貿易影響,過山車式的價格變動肯定對產業鏈的發展不利。冶煉資源企業如果能有一定的稀土精礦儲備,應用型企業也有一定時間原料庫存量,市場價格也會更穩定一些。面對資源價格的上漲風險,一些企業開始使用期貨、長期協議訂單來保證原材料的供應。國家要積極構建安全的保障體系。”高風平說。

              資源型城市面臨轉型

              高風平認為,目前資源型大集團企業面臨的另一個責任就是如何幫助所在城市轉型。因為產業轉型就需要投資新興產業,而一些資源型城市的財政狀況并不樂觀。例如,根據包頭市政府于2021年12月公布的財政收支情況,2021年1-11月全市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累計完成148.2億元,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累計完成300.7億元,有152.5億元的財政赤字。

              高風平告訴記者,目前全國有126個市級資源型城市,這包括作為“稀土之都”的包頭,但是其中有70多個城市的人口都在下降。在過去10年當中,包頭市的人口增長非常緩慢,年輕人口的流失非常多,引進人才很困難。根據2021年公布的包頭市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截止2020年11月1日,全市常住人口約為270.9萬人,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的相比,雖增長2.23%,年平均增長率為0.22%,年輕人口增速持續為負。人口下降也導致城市能級下降。(城市能級是一個城市的現代化程度和對周邊地域的影響力。城市經濟學對城市做了不同能級的分類,如小城市、中等城市、大城市、國際化大都市、世界城市等。一級指標共6個,包括基礎條件、商務設施、研發能力、專業服務、政府服務和開放程度等。二級指標共有15個,三級指標共有44個。)

              這其中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還是環境問題,環境問題會影響整個城市的產業轉型。如果一個城市的污染非常嚴重的話,就會影響資本對這個城市的投資,特別是新興產業研發投入。另一方面是產業結構的問題。“你會發現這些城市就是‘一產獨大’,其他產業都比較少,前段產業科研投入也少。資源型企業對其他產業的經濟、社會溢出效應比較低,不像半導體、汽車產業,集群能力也弱,這就導致了資源型企業這幾顆‘大樹’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旁邊都沒有其它的樹和小草。這些城市整體生態非常差,經濟水土的‘保濕能力’非常弱。這是導致了61%市級資源型人口都是下降的自身重要原因,而且隨著大企業生產加工的工業數字化智能化,用人需求將會持續減少。”高風平說。

              位于包頭市的北方稀土是我國乃至世界上最大的輕稀土公司,包頭市的白云鄂博礦稀土儲量位居全球第一。根據2021年的稀土開采指標,北方稀土擁有國內67.4%的輕稀土礦產品開采指標。北方稀土是包頭鋼鐵(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包鋼集團”)的控股子公司。北方稀土董秘辦人士告訴記者,包鋼集團的另一家控股子公司內蒙古包鋼鋼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包鋼股份”)負責上游選礦業務,北方稀土負責稀土的冶煉分離和深加工。每年年初,北方稀土會與包鋼股份訂稀土精礦工業合同,確定當年的稀土精礦供應量的上限,具體價格會根據稀土市場價格波動。

              根據今年年初北方稀土與包鋼股份簽訂的稀土精礦供應合同,2022年1月1日起稀土精礦調整為不含稅26667.2元/噸(2021年的合同為16269 元/噸),2022年交易重量不超過23萬噸,交易總金額預計不超過70億元。上述北方稀土人士還告訴記者,除了稀土礦分離、冶煉以外,目前公司下游的稀土應用在公司的總營收當中占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稀土加工廠一部分在內蒙古包頭,一部分在外地,下游的應用廠分布全國各地,總的來講研發在區外,高價質利用在區外的現象嚴重。

              包頭新一屆領導班子提出“四基地兩中心”建設:全國性的新型材料產業基地、現代能源產業基地、現代裝備制造業基地、農畜食品產業基地。2021年包頭市GDP越過3000億,重返全國百強市,其中在能源和材料等領域新增固定資產投資357.3億。不過,擁有豐富資源儲量和傳奇歷史的包頭市對年輕人吸引力正逐漸下降。包頭要建設區域性服務業中心和區域性創新中心,更需要年輕人才。

              據高風平介紹,內蒙古科技大學是包頭市唯一一所全國性綜合性高校,過去隸屬原冶金工業部,是“冶金七子”之一,這座大學曾經主要是為包鋼培養技術人才。但是,在過去三年畢業生當中很少留在包頭,甚至生源來自包頭本市的畢業生也只有五分之一畢業之后選擇了留在本地就業。

              包頭市2021年提出要打好藍天、碧水、凈土環境保衛戰,報告中也指出數字經濟發展滯后,科技創新能力提升慢,企業科技人員難找,人才引進培養不足,人才外流問題,但是財政收入總量相對較小,政府還債壓力依然較大等一系列問題[1]。推進新興產業要素市場配置并不簡單,高風平說,資源企業做好自身環境污染治理,中下游企業重視技術研發,為城市做增量,這就幫了資源城市升級轉型的大忙。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記者
              關注科技領域,包括新能源、半導體、電子通信等科技制造企業。
              郵箱聯系:lijinghe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