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hp7ix"></i>

      <object id="hp7ix"><rp id="hp7ix"></rp></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臺海觀瀾 | 臺灣遠東事件,國臺辦沒有捅破窗戶紙,徐旭東貼了4層窗戶紙

              王義偉2021-12-02 10:24

              王義偉/文 臺灣遠東集團在大陸5個省市投資的企業因為一系列違法違規行為,被有關執法部門處以罰款及追繳稅款約4.74億元人民幣,并收回其中一家企業的閑置建設用地。這件事情,雖然國臺辦迄今為止沒有捅破那層窗戶紙,但是海峽兩岸的人都知道,這是大陸在時隔17年后,又一次敲打、警示“臺獨”金主。

              這件事情是11月22日大陸媒體率先曝光的。消息在臺海兩岸引發劇烈震動,臺灣島內,蔡英文當局高調反擊,藍營內部也有人為遠東集團叫屈,但是事件當事人一直沉默不語。

              直到11月29日,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終于發聲,在臺灣《聯合報》發表了題為“跨越選舉思維框架,尋求產業發展的大格局”的署名文章,算是一種政治表態。

              徐旭東的文章1100多字,重點分析了大陸市場的重要性,批評臺灣當局沒有大格局的、長遠的產業規劃。關于兩岸關系,他只用短短62個字表述,內容如下:“我也跟多數臺灣人一樣,希望兩岸關系‘維持現狀’,我更一向反對‘臺獨’,支持辜汪香港會談時主張的九二共識,并且和美國與國際態度一致,支持一中原則。”

              這62個字,大有深意。

              筆者初步的印象和判斷,如果說國臺辦的做法是沒有捅破那層窗戶紙,給了遠東集團改正的機會的話,徐旭東的表態,則是給這扇窗戶貼上了4層窗戶紙。

              第一層窗戶紙,維持現狀,并且用多數臺灣人做后盾;

              第二層窗戶紙,反對“臺獨”,并表明一向反對,態度比較明確;

              第三層窗戶紙,支持九二共識,并言明支持香港會談的九二共識,言下之意是支持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

              第四層窗戶紙,支持一中原則,但是,徐旭東所支持的一中原則,是和美國以及國際社會保持一致的,是國際版的、美國版的一中原則。這個表態,綿里藏針、軟中帶硬。特別需要指出的是,“一中原則”和“一個中國”雖然意涵相近,但卻是不一樣的表述,代表不一樣的態度和認知。徐旭東只提“一中原則”,沒有提“一個中國”。

              這四層窗戶紙,如同四層面具,同時掛在了徐旭東的臉上,讓人一時之間,難以看到他的真面目,難以了解他的真正的想法。

              對于徐旭東的這一番表態,大陸這邊作何反應,尚沒有進一步的消息。在臺灣,一向立場鮮明、力主統一的新黨的蘇恒和知名學者邱毅則毫不客氣,公開發文反駁徐旭東。

              蘇恒表示,徐旭東的文章就是一篇“不統”的宣言。

              蘇恒認為,徐旭東強調支持多數臺灣人維持現狀的意愿,但維持現狀就是不統。馬英九執政時所說的“不統、不獨、不武”,只有“不統”才是真實的意思表示。何況,徐旭東所謂的維持現狀究竟是什么,他并沒有明白闡述。究竟是維持現狀然后走向統一,還是維持現在兩岸兵兇戰危、高度對立的現狀?

              蘇恒指出,徐旭東強調其支持一中原則態度與美國和國際一致,這又令人好奇。徐董事長表達自己的態度,何需在前面加上和美國、國際態度一致。這就表示他認知的是美國的“one china policy”,并不是大陸所主張的一中原則。要知道美國所謂的“one china policy”,一直都是在《與臺灣關系法》、“中美三公報”和“對臺六項保證”下的“one china policy”。徐旭東的表態,只是更加證實他“倚美謀獨”底層心思。

              邱毅認為,觀察徐旭東的全文,他只強調不是“臺獨”,卻避談支持統一,這種只反“獨”卻不促統的立場,都算是實質“臺獨”的擁抱者。實質“臺獨”就是蔡英文口中的維持現狀。徐旭東和許多臺面上的政商人士,常用維持現狀來包裝其投機“臺獨”的實質,這一套現在已經騙不了人,行不通了。

              邱毅還將徐旭東和奇美集團的許文龍做了對比,認為和許文龍相比,徐旭東這種言不由衷的反“獨”卻不促統,顯得更加投機、狡猾、缺乏誠意,“我相信大陸官方和民間不會輕易被徐旭東所欺騙!”

              邱毅提到的奇美事件,發生在2004年和2005年,算得上是大陸和“臺獨”金主的第一次過招。

              2004年5月24日,國臺辦發言人張銘清在新聞發布會上明確表示,對于在大陸賺錢又回到臺灣支持“臺獨”的人,我們是不歡迎的。

              一個星期之后,2004年05月31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在報紙上公開點了奇美集團董事長許文龍的名字:“談起‘綠色’臺商,人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許文龍。他的奇美集團在大陸發了大財,但同時他又是臺灣企業界公認的‘獨派大佬’。”

              被人民日報點名后,奇美遭遇重大損失,股價連續6天狂瀉。奇美集團緊急發布新聞稿:“許文龍已卸下奇美實業董事長,奇美電子董事長一職也將在今年六月十五日股東會后辭去,許文龍個人政治立場,并不影響奇美集團企業經營中立態度。”

              轉過年來,2005年3月26日,許文龍在臺灣報紙發表文章,公開表態支持一個中國、反對“臺獨”。許文龍在文中說:“我是一個生意人,出生在臺灣,祖籍在福建海澄,一九九一年我到大陸福建尋根。我認為臺灣、大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人民都是同胞姐妹。”

              把當年許文龍的表態和現在徐旭東的表態稍作比較就會發現,邱毅說徐旭東這個人“投機、狡猾、缺乏誠意”,說得還是挺準的。

              在筆者看來,徐旭東62個字的政治表態,一定是字斟句酌、反復推敲之后才發表出來的,蘇恒、邱毅這些統派的嚴厲批評,應該是在其預料之中。大陸方面作何反應,相信他一定也做了反復的推演。

              徐旭東的這個政治表態,是要達到兩個目的:第一,止血。在被重罰4.74億人民幣之后,希望有關方面高抬貴手,不再下手;第二,在確認可以止血的情況下,向方方面面、尤其是民進黨當局有所交待。當然,他在表態支持一中原則時,將美國和國際態度扯了進來,這是不少人始料未及的,由此可見,徐旭東和美國的淵源極深。

              至于大陸這邊。在國臺辦發言人朱鳳蓮透露臺灣遠東被罰4.74億之后,筆者當時稍感詫異,覺得下手夠重的?,F在看來,大陸有關方面對徐旭東這個人政治立場的堅定性、韌性,對他的抗打擊能力應該是有充分預估的。4.74億的重罰,換來這樣的四點表態,是否達到了預期,也許要等到若干年后,相關信息解密了,外界才能一探究竟。

              接下來,更重要的,我們要看看在已經開打的臺灣2022年地方選舉中,徐旭東和他的遠東集團系列企業,會不會繼續為“臺獨”候選人奉送政治獻金。

              這是關鍵。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海外部主任,臺海問題專家,長期關注民營經濟、國際經貿和反傾銷,對宏觀經濟也有深入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