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hp7ix"></i>

      <object id="hp7ix"><rp id="hp7ix"></rp></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入行劇本殺的年輕人:沒賺多少錢,“坑”卻不少

              周應梅2021-07-09 22:28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周應梅 社交平臺上搜索“劇本殺”,你很容易刷到,一桌子人圍在一起哭倒一片的場景,這是劇本殺結束后,玩家還沒從角色中走出來的樣子。“每個人只有一次人生,但是在玩劇本殺時,你可以體驗到各種各樣的人生,在那幾個小時的時間里,你可以不用扮演自己。”作為玩家兼劇本創作者淺汐這樣說。

              劇本殺持續在國內爆火,最近紅色主題的劇本殺也出現在市場。熱播劇《覺醒年代》已經出了劇本殺。已經有一些知名影視IP在出劇本殺產品,關于探案的綜藝也是播一個火一個。根據第三方數據,2020年末,劇本殺線下門店數量達到了3萬家,三年翻了十幾倍。這讓劇本殺成了生意場上的香餑餑,也有不少人在這里找到職業新方向。

              七柒是推理愛好者,留學期間兼職做劇本殺創作,入行三年已經出版了12個作品。家安從影視行業轉行做劇本殺創業,開設了劇本創作工作室。資深玩家淘然,去年投資了經常去的一家門店,也加入門店經營。

              這是一個絕對年輕的行業,創作者大多是二十出頭97年、99年出生的年輕人,而新玩家面向的也是00后。新鮮行業也有成長問題,火兩年就看見天花板了。劇本銷量有局限,行業的亂象盜版、抄襲橫行,多位受訪從業人員直言急需有效監管,行業待規范。對行業的焦慮,也困擾著這些年輕人。

              轉行做劇本殺

              家安看到劇本殺領域還達不到工業化水準,想用影視行業的經驗來做劇本殺的創作。2020年6月,從字節跳動離職回長沙開劇本殺門店。此前家安有過7年的影視行業相關經驗,先后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和上海戲劇學院,之后進入了影視公司,也在字節跳動做文學IP策劃。

              從去年10月工作室成立到今年4月,半年的時間,家安的“隱匿角色”工作室都在投入作品《熱搜》的創作。

              這是以韓國娛樂圈明星自殺事件為背景創作的劇本殺劇本。以盒裝本銷售兩個月,在全球賣出了3500多套,除了國內之外在韓國、日本東京、新加坡、美國紐約、墨爾本、加拿大渥太華等國家和地區線下門店都有售賣。

              在劇本殺行業里,這樣的成績已經非常好。同樣身為創作者的七柒就表示,自己的作品銷量還沒有突破1000套的,最近一個恐怖本是銷售量在200套左右。七柒認為,“合格了”。創作者淺汐個人銷量最高的作品《以父之名》銷量在一千套以上,“一般來說,盒裝500套以上,就是很好的結果了。”

              不過這個銷量的收入,還是不及家安的預期。3500多套的銷售帶來的凈利潤,大概在三四十萬左右,為此工作室投入了半年時間,動用了三個編劇。分攤下來,平均每個人半年拿到的錢是十幾萬塊。“算到個人頭上,其實月收入也就一兩萬塊錢,跟你在互聯網大廠公司的工資差不多,不過可能沒有大廠穩定。”

              后續家安和工作室會加速創作流程,“盡量縮短一點,但是也會擔心太短影響整個內容作品品質,所以會在其中進行一下平衡。不會一個月半個月寫完本子賣,還是會保持4個月,一個作者生產一個本子的節奏,這樣比較科學一點,還是要經過選題和策劃的階段。”

              劇本殺劇本一般在8~10萬字,相當于一部中短篇小說的字數。淺汐創作一部劇本殺作品大概會花兩個月的時間,除了人物劇本,還有組織者手冊和線索卡等。七柒的創作周期也在1到2個月,“比一般作者快1倍,平均都是2~3個月”,七柒喜歡把詳細大綱寫好,這樣也會更快一些。

              劇本殺創作者們都是清一色的年輕人。家安工作室簽約的作者都是去年和今年剛畢業的。

              97年生的七柒入行劇本殺三年了,在法國留學期間接觸劇本殺,并成為兼職作者,今年畢業回國繼續進行劇本殺創作。99年生的淺汐也是今年剛畢業,去年夏天入行,與開劇本殺門店的朋友合作了第一部作品,之后開始獨立創作。

              沒賺多少錢,“坑”卻不少

              作為創作者,七柒的遭遇,反映了創作者最容易遇到的問題。“有平臺以免費本的價格購買了我的劇本,在半年之后,他看這個劇本玩的人很多,評分也很高,突然改成了付費本,但是沒有跟我有任何商量。”七柒表示,目前根據平臺評分這個本子已經有超過3萬人付費,帶給平臺的營收超過15萬元,而七柒當初只拿到了300塊的稿費。

              線上本簽約有免費版和付費本,免費就是所有玩家都可以免費去玩,付費本是只有玩家付錢才能去玩這個劇本。所以平臺買斷的時候,免費是一個價格,付費是一個價格。溝通之后,平臺以老本子不會有人玩為理由,不愿意再給七柒付賺取的費用。

              七柒表示,想要入行的人要小心這些坑,準備入行的人要知道這行其實很困難。這三年七柒一直是邊上學或者實習,同時兼職做劇本殺創作。三年來,總共收入大概10萬出頭,“大概有六位數了,但是我不確定具體是多少。”

              線上作品一共也就賺了六七千塊錢,“有兩個劇本大概是兩千塊,其余四五個就是幾百的稿費,真的非常慘。”線下作品收益一般會在2萬元到5萬元之間,多一點的能有4萬元。線下還有個沒結尾款的兩萬多,“我真的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拿到,先當它不存在。”

              淺汐提到,個人的年收入大概在10萬元左右,并進一步解釋,因為收入和銷量掛鉤,所以每一個劇本殺作者都沒有一個確定的收入。“能力強,出本速度快,并且運氣好,銷量爆的作者,能賺到的錢,也是難以想象的。”

              對于劇本殺行業,家安更多還是焦慮,過去在影視公司和大廠的工作,更有行業前景,也有明確的行業規則。相比之下,劇本殺作為新行業,很多規則不明,顯得有些野生。“這個行業原本屬于灰色地帶,畢竟沒有書號之類的,嚴格說可能是非法出版物,現在逐漸在往正規轉型。”作為廣告公司創業者,同時也兼顧門店經營的淘然這樣說到。

              七柒表示,剛開始接觸劇本殺的時候,店家會把東西打印出來,或者直接給你一個word文檔電子版。“有些打擦邊球的,有黃暴內容的劇本,還會賣得特別好”,“線上現在監管非常嚴格,比如涉及角色死亡的,死者年齡不能低于16歲”,不過很多線下門店目前監管不到,“你沒有出版號,自己找個印刷廠印了就結束了。”

              七柒和簽約的發行公司,現在會做一些作品登記,做正規渠道投放。

              家安說,“你很難說人家是盜版”,不過買一個本,去高清掃描再打印,已經成為行業默認的行為,“他們會影響很多工作室的收益,為什么我說我們的收益就這么高了。我不敢說70%的門店都會用盜版,但是一定大部分門店都在用。”

              劇本殺現在還面對的問題是,“劇本殺既不屬于文學出版,也不屬于電影視聽領域,涉及印刷又屬于游戲,也不完全是桌游,也不完全是小說”。不過家安認為,涉及內容出版物,國家層面肯定會出手管理。

              店越開越多,玩家被稀釋

              七柒認識的一個店家開店三個月倒閉了。“門店太多了,之前都聽說,開個劇本店穩賺不賠,然后就砸了好幾十萬進去。結果每個月連房租都拿不回來,因為根本沒有新用戶。老用戶都有自己喜歡去的店,你想要新用戶真的就很難。”

              跟風入行就很快倒閉了。“他之前買了我的劇本,因為他還想攢一點城限本吸引顧客。后來他發現根本沒有顧客。”這位店家后來還通過七柒,將劇本轉二手給其他店家,做了最后的虧損回本。“之后他就直接退群了,就銷聲匿跡了。”

              “店鋪多了,玩家就會被稀釋。”在南京經營劇本殺門店的淘然提到,光南京新街口就有二三百家。而入門玩家多為00后。淘然表示,現在入行的劇本殺店非常難,因為已經是紅海了,要吸引的客流基本都是新人,年齡層段比較偏小的。所以要么裝修好,要么占地大。而老店目前也在爭奪老客和吸引新客。

              另一方面,淘然也提到門店主要靠發行劇本來盈利。拿劇本也有一個關系網,“老店在劇本殺發行那里基本已經站住了腳,所以拿城限獨家劇本會相對容易。但是新店就不同了,要打通和維系關系,成本相對較大。”

              七柒提到,現在店家買本非常謹慎。店家會更偏向于購買網上宣傳最火的本子,大多數玩家也對網上比較火的劇本,更感興趣。“的確有很多小眾,但是質量很好的作品,就是連本兒錢都沒掙回來。”

              “所以我現在其實不是很愿意發盒裝,因為發城限的話,就是店家關注度比較高。店家買城限還會自己上車體驗一下,所以好壞店家能根據自己體驗的得出來。發盒裝就很不穩定,你永遠不知道,市場什么時候,能反映出來這個作品是好是壞。甚至他很多店家都看不到你這個作品。”

              現在劇本銷售一共分為三類,盒裝、城限和獨家。盒裝是全國所有店都可以售賣,甚至海外都可以售賣;城限是一個城市限量銷售給三到四個店家,店家用這個本子去吸引顧客;獨家是一個城市只賣一套。獨家價格最高,城限也比盒裝價格高。盒裝本單價300到600不等,一般是500元,城限的價格在1000元~2000元之間,獨家價格可以達到3000元~5000元。

              現在創作者們也在尋求收入的多樣化。家安的工作室新作品《讓蟬聲漸響》就與芒果TV簽訂了合作,對方預訂了100份,會按照市場價的六折到八折售賣給對方。這個剛好已經平衡掉了工作室的成本,“這對一個小型工作室來說,是蠻好的一件事,在還沒有正式上線前,你的成本就已經拿到了。”家安說到。

              家安表示,單靠賣劇本去盈利難活下去,還會做一些跨領域的事情,比如做IP改編授權的本子。也會跟一些商務品牌進行合作,比如根據產品做一個定制化的劇本殺本子。

              現在七柒會接一些劇本殺衍生的一些東西,比如一些景區項目。旅游局有宣傳需求,想請編劇給這個景區加一個故事,外加上一些挑戰,像《萌探探探案》的模式,讓更多的人過來游玩。

              家安認為,劇本殺的受眾也是二八比例,80%的玩家,只會把劇本殺當成打發時間的娛樂活動,只有20%的玩家對于內容品質要求很高,他們想玩的不是傳統的商業作品,而更想玩純粹的推理。因為劇本殺的起源是推理,只不過發展到現在,出現了歡樂本、恐怖本、陣營本等。

              “正是這20%的玩家撐著這個行業不停地往前走,靠他們才會反哺創作者,他們也會成為行業的意見領袖。跟影評大V一樣,他們會把這些作品傳播出去,然后讓更多受眾趨之若鶩地玩這些本子。”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記者
              關注并報道TMT(科技、傳媒、通信)領域重大事件,擅長人物采訪、深度報道。
              聯系郵箱:zhouyingmei@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