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hp7ix"></i>

      <object id="hp7ix"><rp id="hp7ix"></rp></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國常會兩天后全面降準如期而至 釋放約1萬億如何影響市場

              胡艷明2021-07-09 19:24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胡艷明  在國常會明確“降準”消息兩天后,降準如期而至。這也是2021年央行首次降準。

              2021年7月9日傍晚,央行官網發布消息稱,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促進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中國人民銀行決定于2021年7月15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已執行5%存款準備金率的金融機構)。本次下調后,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8.9%。

              此前,在7日國常會之后,市場曾預計降準將以定向降準為主;也有分析認為全面降準的可能性更大。最終,央行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1萬億元。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程實對經濟觀察網表示,本次降準顯示出中國貨幣政策“以我為主、穩字當頭”的政策基調和“松緊搭配、張弛有度”的新特征。

              久違的全面“降準”

              2021年7月7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要在堅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基礎上,保持貨幣政策穩定性、增強有效性,適時運用降準等貨幣政策工具,進一步加強金融對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的支持,促進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

              在國常會之后,市場對央行降準預期已經形成,但是對降準的方式有不同的猜測,有分析人士認為預計降準將以定向降準為主;也有分析認為若是出于置換MLF考慮,判斷全面降準的可能性更大。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梁斯表示,降準將進一步鼓勵金融機構加大對中小微企業支持力度,鞏固經濟恢復成果。今年以來,我國經濟呈現加速復蘇態勢,經濟基礎不斷夯實。但考慮到疫情時期中小微企業受到沖擊較大,整體經營仍然較為脆弱,需要繼續采取措施進行幫扶。此前,人民銀行發布《關于深入開展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能力提升工程的通知》,對如何更好服務中小微企業提出了更高要求。此次國常會提出使用降準政策加強金融對中小微企業的支持,一方面體現了對支持中小微企業穩健發展的政策延續性,要繼續創造更加適宜的融資環境,穩定中小微企業經營預期,幫助企業渡過難關。另一方面,降準將為商業銀行釋放長期、無成本的流動性,這在前期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革基礎上,會進一步助力金融機構降低負債成本,提高信貸投放的積極性。

              降準

              最終,降準消息在國常會兩天后“落地”。此次降準為全面降準,除已執行5%存款準備金率的部分縣域法人金融機構外,對其他金融機構普遍下調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1萬億元。不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的主要原因是,5%的存款準備金率是目前金融機構中最低的,保持在這一低水平有利于金融機構兼顧支持實體經濟和自身穩健經營。

              央行在答記者時表示,此次降準的目的是優化金融機構的資金結構,提升金融服務能力,更好支持實體經濟。一是在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同時,增強金融機構資金配置能力,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二是調整中央銀行的融資結構,有效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長期穩定資金來源,引導金融機構積極運用降準資金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三是此次降準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每年約130億元,通過金融機構傳導可促進降低社會綜合融資成本。

              浙商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超認為,降準可以向銀行體系釋放穩定、無息的長期資金,既可以緩解銀行長期流動性瓶頸,加大銀行信貸供給能力,還可以直接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推動銀行在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對小微企業提供信貸過程中,控制包括各項收費在內的綜合融資成本,力爭下半年融資成本“穩中有降”,進而在一定程度上對沖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給小微企業帶來的成本壓力。

              如何影響股債市場

              “這是今年決策層首次提出降準,是在美聯儲將在不遠的未來開始收緊、市場沒有降準預期的時候提出的降準,對股債都構成超預期利好。”信達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解運亮預計。

              值得注意的是,7月8日、7月9日,滬指兩日連續收跌,9日收盤報3524點,跌1.41%,險守3500點。

              市場

               

              從近年歷次降準來看,公布降準消息次日,漲多跌少。

              華西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李立峰表示,央行選擇此次降準,基本符合市場預期。市場會更看重央行后續是否會持續降準,目前我們認為后續進一步降準的可能性幾乎為零,所以我們不認為國內貨幣政策轉向,此次降準對A股市場的影響趨向于中性,“降準”預期落地,不需要過于夸大此次“降準”對市場風險偏好的提振作用。

              華寶基金副總經理李慧勇認為,盡管說7月降準,會相應替代MLF和OMO的操作,但考慮到貨幣乘數效應,以及營造更寬松的貨幣金融環境的信號效應,流動性更加寬松都是一個新增變化,股票債券商品等資產都會對這個新的信號定價,從而不同程度受益。

              “此前我對半年報期間行情不悲觀,主要理由是業績超預期以及流動性不會收緊,目前有了降準的加持,此前的觀點繼續維持。繼續看好新能源、半導體、軍工電子以及有色化工等領域。”李慧勇表示。

              興業研究團隊認為,展望后續債券利率走勢,短期內,在降準消息推動之下,長端利率將明顯下行。與前期“資產荒”邏輯下配置盤推動國債利率下行、國開債下行幅度較小不同,本次降準消息在當前時點發布較為超預期,因此對債市的情緒影響明顯。

              下半年政策走向

              “我們更看重的是后續是否進一步降準。但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李立峰表示。

              7月6日,花旗銀行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劉利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預計今年下半年中國貨幣政策總的態勢“易松難緊”。今年下半年央行加息的可能性不大,同時央行也不愿意看到今年下半年中國的利息水平進一步上升。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這次降準有空間,也有必要,并不意味著貨幣政策轉向,穩健貨幣政策基調沒有改變。

              從空間看,溫彬認為,今日公布的6月份物價數據顯示,CPI和PPI同比漲幅雙雙回落,PPI年內峰值已過,下半年物價總體可控,為降準打開空間。同時,本次降準后,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8.9%,仍處于合理水平。

              從必要性看,溫彬表示,降準釋放長期低成本資金,有助于降低金融機構負債成本,截至今年6月末,MLF余額5.4萬億元人民幣,處于歷史最高水平,并且7月15日有4000億元MLF到期,將不再開展續作,而由降準釋放的資金進行置換,降準不僅可以增加金融機構的長期資金占比,優化資金結構,而且可以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進一步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為企業生產經營和經濟平穩運行創造一個適宜的利率水平。

              從內部壞境看,程實認為,下半年中國經濟面臨“一上一下”的壓力,即經濟增長速度向下和通脹影響向上,貨幣政策以“松緊搭配”進行針對性應對,基準利率和流動性總閘口不松,不搞大水漫灌;存款準備金率和定向支持政策不緊,確保金融機構對實體經濟的輸血源源不斷,增強精準滴灌。

              從外部環境看,程實表示,在全球供給沖擊引致全局性滯脹風險、美聯儲政策已有調整的背景下,中國貨幣當局保持了定力,充分把握了貨幣政策處于正常區間的相對優勢,以變應變,顯示出較好的政策張力。程實認為,中國貨幣政策適時適度的調整,將有助于中國經濟在外部壓力和內部壓力內部并存的復雜背景下,在穩增長、控通脹、防風險和促改革之間謀求一個動態的優化平衡。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金融機構新聞部記者
              主要關注上市公司、證券、銀行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