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hp7ix"></i>

      <object id="hp7ix"><rp id="hp7ix"></rp></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北師大原黨委書記劉川生投案背后

              李微敖2021-07-09 17:25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微敖 種昂 71歲的北京師范大學原黨委書記劉川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021年7月8日晚8時,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方網站公布了這一消息。

              多位受訪的北師大現任干部、教授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劉川生的落馬并不令人意外,這位曾執掌北師大長達11年的女書記,官聲素來不佳,為人詬病良久;其子借北師大之名,對外開展所謂“合作辦學”,興辦幼兒園斂財,更是引得多次舉報。

              其中一位北師大的干部還提到,在今年七月一日之前,北師大展出的該校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圖片展中,有學校歷任校領導的照片,但任黨委書記11年之久的劉川生不在其列,“這表明,學校內部對劉川生案發,早已心中有數”。

              熟悉劉川生的人士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祖籍在山西的劉川生,其父母均為軍人,亦是“南下干部”(解放戰爭時期,從北方到南方工作的黨政干部)。1950年12月,劉川生出生在四川,故名“川生”。

              1953年,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即著名的“哈軍工”,后主體遷入長沙,為今天的“國防科技大學”)在黑龍江哈爾濱創建前后,劉川生一家又北上哈爾濱。其父曾任哈軍工宣傳部長等職。

              1968年,18歲的劉川生在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一師一團插隊。1970年,清華大學試點招收第一屆工農兵學員;1972年,招收第二屆工農兵學員,作為干部子女的劉川生,在當年被招錄進校,就讀于自動化系。

              1975年,劉川生在清華畢業后,留校任教,并擔任過校團委副書記的職務。1984年,她又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就讀研究生,獲得碩士學位。

              清華大學曾視劉川生為杰出校友,以其曾就讀和工作在清華為榮。2017年該校官方網站刊登了一篇自行采編的名為《把青春寫在祖國的大地上——訪清華大學自動化系1972級校友劉川生》的文章,不過目前該文已被刪除。

              1985年11月,劉川生調入當時的國家教委(今教育部),先后任國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副處長、處長;1990年11月起,任駐英國使館教育處一秘;1994年9月起,歷任中國教育報刊社黨委副書記、副社長、代理黨委書記,黨委書記兼副社長,黨委書記兼社長等職。

              2003年2月,劉川生出任中國駐美國使館教育處公使銜參贊,并在2004年末2005年初,參與創辦了北美第一所孔子學院——馬里蘭大學帕克分校的孔子學院。

              2005年6月,劉川生回國,出任北師大黨委書記一職,官至副部級。

              多位受訪的北師大教授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劉川生的做派,與該校“質樸沉靜”的作風沖突頗大。

              “她為人強勢,專權跋扈,又喜歡被屬下圍繞奉承,任職那些年,阿諛奉承、浮夸吹噓的風氣,在校園里日益濃厚,大學的‘官僚化’跡象也很明顯。與此同時,她四處封官許愿,僅僅一個機關黨委,就被她拆成三個黨總支,分設三個黨總支書記,也就是從原來這里只有1個正處級崗位,變成了3個正處級崗位,荒誕至極。”一位北師大的重要干部對經濟觀察網記者介紹。

              但更令人詬病的,則是劉川生放任其子借北師大名義,在各地興辦幼兒園斂財一事。

              “這些幼兒園很多不被北師大官方認可,但他往往又能拉來北師大的學校領導前去站臺,在辦理過程中,各種糾紛不斷,告狀不斷,麻煩丟給了北師大去處理,錢卻被劉川生家給掙走了。”一位參與過上述幼兒園興建談判工作的商界人士,告訴經濟觀察網記者。

              其他受訪的北師大干部、教授也表示,就劉川生之子辦學一事,多年來向北師大、教育部和紀檢部門告狀的絡繹不絕,“這是典型的損公肥私,嚴重敗壞了學校的聲譽,也損害了學生、學生家長和投資人的利益。”

              2016年11月,66歲的劉川生卸任北師大黨委書記一職,“這也是很令人不解的地方,絕大多數的副部級干部在63歲就要退休,正部級干部是65歲,劉川生是干到了66歲”。

              2017年2月,十八屆中央第十二輪巡視工作啟動,巡視對象包括北師大等29所副部級高校。中國內地目前有31所副部級高校,在此之前,中央巡視組已對中國人民大學和復旦大學開展過巡視。

              “2017年的巡視,舉報劉川生的就很多,但始終沒有什么動靜。本來大家以為劉川生退休了,那時抓她也容易了。”北師大的一位干部回憶說。

              4年多之后的2021年5月,十九屆中央第七輪巡視工作開始。這次巡視的范圍再次包括全部31所副部級高校,其中,中央第三巡視組巡視進駐了北師大。

              到6月底7月初,劉川生“落馬”的跡象已經漸漸顯現。

              “在學校校園里展出的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圖片展里,有歷任校長、校黨委書記的照片,但就是沒有當了11年多的劉川生的照片,這絕對不是什么‘疏漏’。這表明,學校內部對劉川生案發早已心中有數。”北師大一位了解內情的干部,對經濟觀察網記者稱。

              另一個跡象是,7月5日,紀檢人員重點約談了北師大的數位中高層領導——“他們被普遍認為是劉川生的‘鐵桿’、‘嫡系’。3天之后,劉川生主動投案的消息就公布出來了……”一位接近紀檢機構的人士如此表示。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2003年從業迄今,近年來專注于涉及公共利益的,經濟、法治、環境、健康類新聞題材的調查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