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hp7ix"></i>

      <object id="hp7ix"><rp id="hp7ix"></rp></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雀巢聯手菜鳥共建數字化供應鏈:庫存周轉天數下降40%

              2021-07-07 17:01

              北京望京區域,雀巢的一間辦公室內,龐大供應鏈的一角正展露在一塊電視屏幕之上。上面的數據都是實時的,反映了雀巢供應鏈全鏈路、全渠道的實時情況。

              不同顏色的小點,顯示出雀巢大中華區一個區域內訂單總量、庫存金額、周轉天數、發貨量、倉庫的庫存量等數據。

              每兩個月,雀巢大中華區供應鏈及采購高級副總裁董明(Tony Domingo)都要參加一次由雀巢總部召開的戰略和業務線上會議。會議中,他經常與歐洲同事分享,雀巢大中華區是如何數字化的方式提高供應鏈效率。

              誕生于1866年的雀巢,如今在全球已擁有2000多個品牌,業務遍布全球191個國家,是全球最大的食品生產商之一,因而供應鏈管理難度巨大。在中國,在合作伙伴菜鳥的協同下,自2016年起,雀巢大中華區率先將供應鏈數字化,成為其直連消費者的零售供應鏈基礎設施。

              “大中華區的供應鏈組織比其他地區先進很多。事實上,許多最佳實踐都來自大中華區供應鏈組織,也是整個雀巢集團的學習榜樣。”董明介紹。

              將供應鏈全渠道、全鏈路數字化

               

              疫情發生伊始,雀巢的可視化供應鏈項目“智能供應鏈大腦”(DSCC)發揮了作用。通過DSCC,雀巢充分掌握了供應鏈全鏈路的實時數據,包括每個倉的庫存、有貨率以及消費者的需求。依托于這一系統,雀巢得以進行迅速的反應,因此在運作層面并沒有受太大影響。

              2019年由菜鳥打造的“智能供應鏈大腦”(DSCC)正式上線,最大的特點是可視化、智能,可以打通品牌商在多個平臺的數據,并進行實時監控與分析,為品牌打造“看得見的供應鏈”。

              雀巢則是率先使用這項智能系統的企業,通過這一系統,雀巢銷售的全渠道、全鏈路商品狀況都可以實時展示,并自帶智能算法分析。“只需要通過一部手機,在吃早餐的間歇就可以完成供應鏈決策。”

              “傳統的供應鏈管理成本較高,要通盤獲取全渠道、全鏈路數據需要不同的部門進行匯總,再從各處需求進行分析調配,需要花費數小時甚至更長的時間。”董明表示。

              雀巢在中國擁有龐大的品牌矩陣,包括雀巢咖啡、雀巢母嬰、星巴克家享、嘉寶、徐福記、感café、DOLCE GUSTO、嘉植肴、諾萃怡刻等等,要在快速變動的中國市場完成有效的供應鏈管理并不容易,數字化成為必須依托的工具。

              1

              從2016年開始,雀巢與菜鳥在供應鏈管理方面達成合作,這種合作包括B2C領域的電商倉配一體服務,B2B領域的倉間轉運,跨境進口業務等等,其中重要的一個板塊即是數字供應鏈領域。

              雀巢在倉配、運輸等服務中,充分使用了菜鳥的數字化產品,如WMS系統(倉儲管理系統)、訂單管理系統等,實現了高效、精確的倉儲物流管理。

              還使用了菜鳥的一系列智能算法,如切箱算法(系統自動決定某個訂單的商品用哪個型號的快遞箱最合適,提高滿箱率)、合箱算法(系統決定同一個顧客的哪幾個訂單可以合到一個包裹里),以及DSCC等。

              而全盤庫存的實時監測,讓菜鳥得以進一步協同雀巢大中華區進行銷量預測,并根據銷量進行區域化備貨,甚至反向指引生產節奏,直接加快庫存周轉。2017年7月至9月,雀巢天貓官方旗艦店的庫存周轉天數大幅下降40%。

              數字化+全鏈路的供應鏈履約能力,已經成為雀巢大中華區供應鏈管理的“獨門秘籍”。董明介紹,與雀巢在其他地區的供應鏈相比,大中華區憑借在物流、供需規劃、客戶管理、采購等方面的數字化布局,得以遙遙領先的關鍵基礎。

              直連消費者:供應鏈服務于消費全場景

              董明介紹,近年來,雀巢大中華區正在作出一系列的改變以適應市場的變化:

              第一個改變是,攜手菜鳥,加強直連消費者(Direct To Customer,DTC)的供應鏈設施建設,目前雀巢大中華區的 DTC已經翻了一番;

              第二方面,基于消費者偏好的改變,將雀巢和菜鳥的全球網絡連接,以確保全球品牌能夠觸及中國本地消費者;

              第三方面是個性化和定制化,因為如今中國消費者在產品和產品組合等方面有很好的特定偏好,而利用數字化的手段,雀巢已經能夠分析出該要求,并能夠合作滿足這些要求,這一點在疫情之后迅速凸顯。

              “通過分析庫存的實時變化,我們能夠更好地洞悉消費者的需求。”董明介紹。

              2

              菜鳥國內供應鏈總經理帥勇表示,目前供應鏈正在面臨一些新的場景,比如疫情中興起的直播電商;此外,疫情也推動了線下零售商轉型到線上,比如像大潤發這樣的零售商很大一部分銷量已經是來自線上的訂單,而出口企業也開始進一步尋找國內市場的機會。

              所有的這些新場景都對供應鏈提出了新的要求,比如新品為王的趨勢需要供應鏈彈性、敏捷性,收貨快人一步;直播、社區等多消費場景則需要供應鏈具有預測能力,能夠多平臺履約以及庫存一體化管理;線下門店的線上化需要供應鏈建立立體多層次的履約體系。

              應對上述趨勢,菜鳥正在提供一個全鏈路、全渠道、數字化和綠色化的供應鏈管理服務。

              “現在整個菜鳥供應鏈已經具備了從倉到配、從干線到末端全鏈路的運營能力。我們在把基礎服務做好的基礎上,再運用數字的能力為大家做好真正的成本和模式的創新,為大家提供完整的、全鏈路、全渠道、綠色和數字化的基礎物流服務。”帥勇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