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hp7ix"></i>

      <object id="hp7ix"><rp id="hp7ix"></rp></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一位技師學院院長的回答:新一代產業工人崛起,為何職業教育要改

              李紫宸2021-07-02 23:21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紫宸 談起制造業,身處中國制造業前沿陣地的東莞,一直是最具樣本意義的地方。東莞制造業的“缺工”問題,早在十幾二十年前即已浮現,但今天,制造業對于產業工人的召喚似乎變得更加迫切,而同一個問題背后也隨著時代的前進出現了不一樣的新情況。在此前提下,職業教育現狀和職業教育改革問題也重新進入人們的視野。

              因制造業高度發達,這里的職業教育也感風氣之先,與產業有著最為密切的互動,在職業教育這條路應該怎么走這個問題上,當地的職業教育學校有著最為敏銳的發現。在某種程度上,這里經過十來年的主動、被動的探索,誕生了最早的與產業真正貼近的教育機構。

              如何建立一所高水平的職業技術院校?在產業轉型升級處于關鍵時期的今天,中國需要什么樣的職業教育配套改革,現今職業教育面臨的最根本、最緊迫的問題是什么?

              這是來自一個東莞的、既普通也不普通的技工院校的回答。以下為東莞市技師學院院長劉海光的訪談。

              經濟觀察報:為什么要向德國學習職業教育?為什么始終不能借鑒成功?

              劉海光:德國“雙元制”職業教育是世界職業教育的典范,之所以成為典范,是因為他們培養的人才能夠直接跟產業無縫對接。在一些發達國家,如澳大利亞、新加坡等,均通過本土化改造成為適應自身國家特點的職業教育模式,對中國來說,也可以在借鑒的基礎上結合自身情況,發展出符合本國國情的教育模式。

              但中國自上個世紀80年代以來嘗試借鑒德國“雙元制”以來,直到今天少有成功,是因為,改革不是局部的改變,而是系統性的改變,否則只能淪為空談。

              經濟觀察報:東莞市技師學院實踐雙元制教育七、八年來,總結的最大經驗是什么?

              劉海光:有兩個核心驅動力,一是國際合作,另一個是校企合作。我們做了兩個創新,一個是把德國“雙元制”職業教育本土化了,通過借鑒和改造,摸索出了適應我們國家經濟發展的職業教育模式。第二個創新是打破學科制,創造了以“學習型工廠”為基礎的行為導向的課程體系。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基本做到了三個“融入”,一是把人才的培養標準融入社會的需求。社會需要什么,我們培養什么,緊盯著產業的發展培養人才。二是教學過程融入生產的過程。在學校里,把工作過程轉換成學習領域(工作任務),把工作過程中的各個環節轉換成學習情景,這樣才能做到教育和產業的無縫對接。三是把學校的發展融入社會的科技進步。如果說科技已經非常進步了,都5G時代,互聯網+時代了,還關著門辦學,不去跟社會接軌,職業教育永遠辦不出特色,辦不出成績。

              經濟觀察報:您認為,中國的職業院校改革首要解決的問題是什么?

              劉海光:要解決的問題多了,首要解決的是定位問題。你的學生是否跟產業匹配?職業教育必須和產業匹配,職業教育喊了多少年產教融合、校企合作,但多數時候做的還是表面文章,為了評個示范性院校、必須簽多少家企業,簽了之后可能什么也不做。

              現在大多數職業教育和德國最大的區別是什么?是關起門來辦學,沒有做到真正的校企合作。

              學生找不到工作,學校要反思,反思你的定位究竟是什么。學校應該清楚學生將來要做什么,按照這個目標去培養。例如,我們認為,對于新一代的技能人才,未來要做的是“應用型工程師”。沒有清晰的目標和定位,肯定培養不好學生。

              經濟觀察報:您認為,目前中國職業教育改革的主要誤區在哪里?

              劉海光:這些年職業教育改革,尤其是教育部系統下的職業教育,從中職到高職再到應用型本科,依然是以升學為導向,以學歷為導向。在這方面,人社部系統下的技工院校要稍微好一些。從技工教育的發展史來看,技工教育的定位一直是為國家培養技術工人和高技能人才。但目前整個職業教育,依然是以教育系統為主導。

              在一些發達國家,80%的人走職業這條道路,20%的人走學歷這條道路。中國目前初中畢業后雖然按照五五分分流,上高中和職業學校各一半,但現在又搞職業的中專,職業的大專,職業的本科,甚至是職業的碩士、博士,等于又回去了。以升學為目的職業教育必然走進死胡同,認為提高學歷層次就能提高職業教育地位的觀念也會把職業教育帶入歧途。

              人社系統下的職業教育定位沒有問題,但技工院校過去又一直面臨“有技能沒學歷”的尷尬處境?,F在的政策是給等同學歷的待遇。

              經濟觀察報:既然職業教育一直難改升學導向、學歷導向,那么如何改變這種普遍的社會心態,讓年輕人樂于就讀職業學校?

              劉海光:要給他們一個可以期許和想象的未來。過去一談職業學校,大家想到的就是“動手”“干活”,但現在我們培養的目標不一樣了,制造業的升級,產業的推進,生產方式的改變,使得現代職業學校培養的技能人才不再等同于過去的技術工人。新一代產業工人,應該更像是一名應用型工程師,這是不同于過去的“藍領”的“灰領”階層,他們同樣擁有良好的職業榮譽感和很好的收入。同時,他們也一樣能夠通過自身的創造力,書寫更加精彩的人生。職業教育應該給年輕人提供這樣的參與社會公平競爭的平臺。

              經濟觀察報:一所好的職業學校,標準是什么樣的?目前形成了這樣的標準嗎?

              劉海光:職業教育系統內有一些標準,例如示范校、雙高等,但一個學校的好與壞應由社會來評價,而不是說做一個標準出來,按照這個標準去做,才是一個好學校。一所好的職業學校,必須做到幾個滿意:政府滿意,社會(企業)滿意,學生滿意和家長滿意。比如,東莞市彼聯機械科技有限公司張建東曾告訴我,海光,你執著踐行雙元制技能人才教育與生態營造,給我們從事制造業的人帶來了希望。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長期跟蹤工業、信息化領域產業政策和發展動態,重點關注鋼鐵、能源、通信等相關產業,相關領域上市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市場等。擅長深度、人物報道。

              熱新聞

              電子刊物

              點擊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