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hp7ix"></i>

      <object id="hp7ix"><rp id="hp7ix"></rp></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object id="hp7ix"></object>

              獵人與獵物丨東張西望

              蘇小張2021-06-18 19:17

              蘇小張/文 大海為什么是藍色的?因為海里有魚,它們吐著泡泡說,布嚕布嚕。

              據說,李誕特別討厭諧音梗,他在吐槽大會上要求所有的脫口秀演員不能講諧音梗,否則就罰錢。因為這是一種很低級的幽默,三歲小孩都會,從成年人口中講出來,顯得特別沒養分。

              但要是從王思聰嘴里說出來,那就是另一番滋味了。這個生于1988年的首富之子歷來特立獨行,幸虧有他,吃瓜群眾的夜晚才不至于那么單調乏味。愛他的人喊他“國民老公”,沒那么愛他的人也會尊一聲“娛樂圈紀檢委”,到了這幾天,他多了個新稱呼,“舔狗”。聽起來,就好像自己養的一樣,他一會兒“寶”一會兒“笨”,一會兒輸液一會兒孽緣,倒真是姿態可掬,怪可憐見的。盡管沒能拿到畢業證,也畢竟是念了一年倫敦大學哲學專業的,大概是有實用主義哲學護體,他在跟那網紅女子的相處中,才可以既唯心又唯物,既可以柔軟自艾也可以唯我獨尊地樂觀,油起來驚世駭俗,跪起來大義凜然。

              年輕人談個戀愛,本是美好的,哪怕是得不到的痛不欲生也別有一番壯烈可以感動。對于習慣了躺平的年輕人來說,戀愛可能是為數不多的似高考或中考一般的公平領地了。眾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管他什么王權富貴戒律清規的,喜歡不喜歡全由自己說了算,騙也騙不了,搶也搶不去。所以,很多人一旦看到平日里“有錢就了不起”的那些權貴們在戀愛里被虐得體無完膚,心底里總會涌蕩起莫名的心疼和歡樂,“你也有今天。”

              但總好像哪里怪怪的,那女的切完瓜后,第二天正常開播,粉絲多了幾百萬,人氣大增,王思聰發了一句帶“草”的自我辯護后,也就不說話了,就像2017年那個讓富豪們心驚肉跳的夏天里,他消失了三個月一樣安靜。這安靜像是一次圍獵之后的戰場,寄身鋒刃,腷臆誰愬?無貴無賤,同為枯骨。一位商業人士評論王思聰、孫一寧事件說,“高級的獵人,總是以獵物的姿態出現。不能再多說了。細品,你會想明白很多道理。包括商業。”有的人甘愿被圍獵,有的人圍著圍著就成了獵物,規則轉換,一念之間,也就換了人間。

              很多人都沒有發現,這兩年盒馬鮮生已經化身成最安靜的獵場之一,它所仰賴的正是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大數據和人臉識別技術。一份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檢察院不起訴決定書(京豐檢刑不訴〔2020〕19號)顯示,2020年9月至10月,張某甲在北京市豐臺區居然之家麗澤橋店地下一層盒馬鮮生店內,在自助購物結賬時以“漏掃”或掃碼后刪除部分商品訂單的方式,先后五次盜竊店內商品。經鑒定,被盜物品價值人民幣共計685元。2020年10月19日,張某甲在案發地被北京市公安局豐臺分局西局派出所民警查獲。張某甲被認定盜竊的商品包括:三元72度鮮牛乳一瓶、等蜂來洋槐蜂蜜一瓶、奧樂果香草味夏威夷果一袋、京味兒醬鹵豬蹄整只一盒、德青源咸鴨蛋一盒、傳統老面發酵饅頭一袋等。

              在網上,有很多關于盒馬的類似案例,據稱,僅2019年,盒馬協同警方抓盜就超過千人。2020年年初,盒馬回應說,基于大數據最新技術,每家門店都實現了全鏈路數字化運營,惡意漏掃的人會及時報警處理。這引來了網上一片議論,有人甚至指責盒馬存在“釣魚”嫌疑,既然“漏掃”很容易被發現,為什么不在第一次就對那些人提示或警告,而偏要等到達到盜竊量刑的金額或者次數時才出手?

              自超市誕生以來,盜竊一直就屢禁不絕,這讓很多商超都大為頭疼。無論是僥幸、貪占小便宜還是真的惡意為之,盜竊都是一種有失道德體面的惡行,它反映了人們身上潛藏的陰暗與丑陋,且由來已久。小偷可能是人類最古老的職業之一,但人們還是很難想象,在今天仍有人為了一盒雞蛋、一袋饅頭而盜竊。盒馬鮮生被認為是技術與商業創新催化下的零售新物種,創造了新的商業文化和秩序規則,人們消費它享受它,也被它形塑,它的這種獵捕盜竊行為的做法便是形塑新消費秩序的方式之一。

              只是,如果一項創新是美好的,那人們自然也會期待它可以以更合適的手段讓消費和消費者變得更美好,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在經過精準的計算之后,再扣動扳機。這道理,有點像人們看待螞蟻事件,如果它一開始就挑戰了一些東西,為什么要等到去年的那個十月呢。

              在獵人和獵物之間,身份最晦暗不明矛盾糾結的,莫過于那些有了學齡孩子的家長們。他們是培訓機構眼中的獵物,卻是孩子貪玩兒時的獵人。隨著今年7月的到來,這種矛盾的沖撞顯得更加強烈。孩子們要放假了,但可能沒有暑假輔導班可報了。延續半年的校外培訓整頓風潮在6月15日這天迎來里程碑式的消息,教育部宣布成立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這是中國第一次專門設置針對校外教育的監管機構。根據教育部消息,校外培訓監管司主要職能涉及:擬訂校外教育培訓規范管理政策;組織實施校外教育培訓綜合治理;指導校外教育培訓綜合執法;及時反映和處理校外教育培訓重大問題等。

              消息傳出后,在線教育市場瑟瑟發抖,他們一遍又一遍精準算計學生的數量、收費的標準、市場的版圖,到頭來卻發現自己最大的對手,既不是家長也不是友商。早已被孩子磨光了頭發磨粗了神經的家長們也陷入錯愕中,他們像是習慣了被孩子學業教育捆綁的囚徒,突然一松綁,反倒無所適從、暗暗緊張起來。一些認真的人開始思考到底什么是校外教育,什么是教育,以及到底需要什么樣的教育。他們自己念書時,就經常聽到教育減負,減到中年,發現自己都快成負數了還在減負。這下,該孩子們上場了。

              他們背上大大的書包,背上課本、探診,背上音樂教材、舞蹈鞋、圍棋書,背上大水壺,背上大人比英漢大詞典還厚的期待,背上別人不解的快樂悲傷,背上時代不聲不響滾滾向前的車輪,背上獵人和獵物,奔向灑滿陽光的減負大道。他們像魚,吐著可以讓大海變藍的泡泡,布嚕,布嚕。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